价格远远超出当地平均房价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0-13 10:25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在神木,金融机构除了正规银行外,还有经政府审批的小额贷款公司、担保机构、投资公司、典当行,以及大大小小游离于监管之外的“地下钱庄”。而目前,对于地下钱庄的数量、涉及资金规模、流向等,政府部门几乎完全不掌握,而坊间流传的说法则为“几千家”。

神木县县长黄建军称,神木并非资源枯竭型地区,各类资源储量大,潜力也大。“应该说神木的家底还是很厚的,现在只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了坎,我们要想办法把这道坎迈过去,我们有实力解决问题。”

“一些项目成了半拉子工程,上马吧,融不到资;停下吧,更不见效益。而且很多机械设备都有使用年限,现在放着,等过几年又成旧的,要被淘汰了。”一位企业老板说。

据当地人说,除了关系网间的借贷,还有许多地下钱庄,通过募集社会上散户手中的资金,聚集起来再放出去。“这些地下钱庄没有经过政府审批,一有风吹草动,好多人都跑掉了。”另外,民间融资与非法融资关联度大。很多融资是一条链式,前一段表现为民间融资,后一段则汇集成非法融资。

关于民间借贷链条的复杂性,一位长期关注陕北民间借贷问题的人士向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讲述了一件事情:“去年,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说,他这几年参与个人融资,越陷越深。把多年的积蓄还有亲戚朋友的积蓄一共4000多万元都投进去了,在他上面集资的老板据说有12亿元的资金量。去年以来,形势非常不好,现在是每周都要开会,一开会就吵架。这4000万元里他自己只占很少一部分,大头都是亲戚朋友的。”

在曾经“家家房地产,户户典当行”的神木,借贷手续可以简单到“打个白条、摁个手印”即可,且民间借贷与银行借贷相互交织。

神木县发改局副局长高海雄说,神木有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有民间借贷资金,有的一大半都是民间资金。民间融资对企业发展相当重要,对地方民营企业发展起很大促进作用。神木规模以上的民营企业240户,规模以下中小企业几千户,都是民间融资的。过去民间资本不在银行里,绝大部分回到企业里的。

除神木外,榆林的府谷、绥德等地也存在不同程度的民间借贷、融资现象。根据榆林市的相关统计,2011年至今,榆林各级法院受理案件11714起,结案9818起,结案金额22.58亿元,结案率83.8%。2011年至今,非法集资案件报案34起,涉案53.6亿元,第一层次的受害群众是7940余人,平均兑付率40%。

据榆林市一位负责人介绍,危机爆发后,民间融资大幅萎缩,这相当于从民营实体经济中大量“抽血”,原有民间融资的资金补充作用大幅降低,这使本来就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民营企业,特别是中小微企业雪上加霜,进而对实体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。

地处陕西省榆林市的神木县,连日来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。这个去年g d p突破千亿元关口的大县,如今深陷民间借贷危机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煤炭相关行业价格大幅下滑,重度依赖煤炭和涉煤产业的神木县经济增速明显减缓,当地曾经火爆一时的民间借贷跌入低谷。

满城尽是讨债人

受民间借贷危机影响,部分民间融资链条断裂,给许多民企以及正在上马的项目造成不利影响。

“现在形势下企业本来就困难,又难以融到资金。之前我们本来已经与一些银行协调好的贷款都黄了,这边的支行说现在停止所有给神木的贷款。”高海雄说。

关于这些钱都流向何处,多位神木当地人表示,民间借贷在资金投向上,60%流向煤矿,剩余部分流向了房地产和其他行业。在地区上,除神木外,大量民间借贷资金流向临近的鄂尔多斯地区。

“有的人以一分利借款,再以二分、三分放出去,有时候这个链条会很长,这就形成了复杂的‘三角债’。一个环节出现问题,就会传到其他环节。”一位曾从事小额借贷的老板说。

榆林市相关负责人表示,根据融资期限和经济下行时间来看,民间借贷的很多风险已经得到释放,潜在风险损失低于现有风险暴露,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化解存量风险。

“最近,我的那位朋友说,多亏他意识得早,4000万元本金收回了2000万元,剩下的只能慢慢还。他的资金主要投向了鄂尔多斯,现在他手里还有两套当地的房子,价格远远超出当地平均房价,不仅无法出售,还要缴纳物业费。”该人士称,“据我观察,现在资金链断裂的,几乎都和煤矿、房地产有关。有的人当时甚至想办法从银行贷款,再以更高的利息放出去。”

民间借贷许多借款人开始通过正规渠道维权。目前公安、法院部门立案和受理的案件涉及民间借贷资金超过75亿元。其中神木县法院去年至今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,涉诉金额32.17亿元,涉诉人数7658人;神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,涉案金额43.1亿元,涉案人数1247人(户)。

“民间借贷基本是半年期或者一年期,去年至今该暴露的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。”神木县政府一位负责人表示,“有这么多的案例,基本不会有受害人还坐在家里等而不去报案的。”

和资金规模、流向同样云雾迷蒙的,是错综复杂的资金链条。

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之后的神木县现状如何?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访调查发现,讨债现象在该县随处可见,部分借贷人有钱不还甚至跑路赖账。同时,由于信用体系受创,部分民间融资链条断裂,给许多民企以及正在上马的项目造成不利影响。

神木民间借贷的规模究竟有多大?近日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走访神木县发改局、金融办等部门,但各部门均表示,民间借贷的规模、流向难以掌握,无法确切统计。

巨大的债务压力之下,有人被迫“跑路”,有人拿酒或豪车抵债。

如今的神木,讨债人比比皆是。

资金链错综复杂

一位榆林企业负责人表示,神木民间借贷的规模至少在200亿元以上。但另一位鄂尔多斯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则透露,仅神木县流向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资金量就在600亿至700亿元。

“有一些老板其实手里是有钱的,但是在目前的形势下却不肯拿出来,还有的将资金藏匿、转移,所以中下游的散户亏损的比较多。这些钱一年半载也回不来。”神木一位企业负责人说。

后续风险待化解

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,有少数群众被周边风气和高额利率诱惑,将“活命钱”投了进去,现在生活困难。还有的人为讨债、躲债东奔西跑,甚至出现暴力讨债的现象。

“我的一个朋友做白酒代理,最近积压了很久的一款白酒销路很好。很多人购买这种打折的白酒抵债,200元一瓶的酒,抵债的话就算400元。”神木的一位企业老板说,“有的还不出钱就拿车抵债,债权人不要的话,连车也没有。”

“现在是‘击鼓传花’,鼓声一停,砸在谁手里算谁倒霉。”危机爆发前,一位当地企业负责人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说。几个月后,神木民间借贷危机爆发,影响到当地经济、金融、社会等多方面。

“我前两年和几位朋友也开了一家小额借贷公司,规模大概在1亿元左右。去年开始形势不好,我们就把规模缩小到了2000万至3000万元。幸好我们早退了一步,现在好多放贷的都要不回钱了。”神木当地一位企业老板陈先生说,“我认识的人几十个亿放出去都要不回来,他欠别人的钱也还不上。现在什么都不干,整天要债。”

据当地人介绍,神木民间借贷基本是三分到五分利,最乐观估计一半以上的家庭都存在着借贷关系,70%以上的农村人口都参与其中,还有很多企业职工、流动人口也被牵扯进去。

对于后续发展,榆林市相关负责人表示,今后将细化分类处置,实施“一案一策”,对每一个案件都将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,并经过专业团队会诊。同时,还将加大对民营经济的帮扶,盘活现金流,利用经济发展消除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。